Feature News

去年父亲的往生,使我忽然对死亡感到有些手足无措,希望能从读书会中找到让心安静的方法,参与这个人生重要课题的讨论。

2017年一系列的高僧行谊,终于迎来第六堂由文质彬彬的常启法师所主讲的「达摩大师——祖师西来」。

一年之后再次踏入象冈道场,景物依旧,多了一种回到家的感觉。不自觉地脑中的妄念变少,时间彷佛慢了下来,心也慢慢地开始收摄。

当2017的月历翻开第一张时,一直与我在学佛路上同行的好友问我,新的一年有何想法?

插花的精神就在那远近之处、高低之间,方寸拿捏要得宜!反映在生活中,自己角色的定位、处事的态度和人际关系的应对,何尝不是这样的艺术呢?

2015年9月,我们从遥远的德国跋山涉水搬到了地球的另一边——美利坚合众国。为什么来?因为先生的工作。到底为何而来?佛陀曾说过,无论你遇见谁,他都是你生命该出现的人,绝非偶然,他一定会教会你一些什么。